贊新聞 Zanliv News

人物誌細膩的新聞報導

『人物故事』三千大世界就出大千遊戲人間藝術(一)

1 min read
張大千臨摹 圖翻拍自網路

張大千臨摹 圖翻拍自網路

張大千 娶了10個老婆,做了100天和尚,畫了1000張假畫,卻成了近代水墨畫最貴畫家~

張大千 人物故事 近代潑墨大師

張大千
張大千

2016年,香港,張大千的《桃源圖》拍出了2.7億港幣的天價,轟動一時,堪稱中國最貴的畫家。40多年前,1979年,張大千80高齡,此時的他,鬚髮皆白,一架破眼鏡也沒了用處,因為前幾年右眼因毛細血管破裂堵塞眼球導致視力下降,這幾乎終結了他書畫生涯,此後,他再難提筆作畫。但令人驚訝的是,這位老先生竟然獨創了潑墨藝術,即在一張宣紙上,僅用墨水潑灑,營造層次感,而作出山水之畫,這是張大千藝術生涯最大之蛻變。

 

張大千桃源圖局部  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桃源圖局部  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桃源圖局部  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桃源圖局部  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桃源圖局部  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桃源圖局部  翻拍自網路

 

80歲那年,他接受了好友黃天才的請求,作一幅長10.8米,寬1.8米的巨幅山水畫。本來張大千是拒絕的,無論從體力身體各方面,他都不適宜再作畫了。但他就是不服老,畫家不畫畫,和死了有什麼區別?他答應下來,夜以繼日,嘔心瀝血,用一年多的時間搜集資料,作腹稿預備處理,1981年7月正式動筆,這幅巨著,以實筆為主,潑墨為輔,氣勢磅礴,虛實相間,墨綠相映,堪稱曠世奇作,名作“廬山圖”,是張大千畫藝上的巔峰之作。也正是這幅“廬山圖”耗盡了張大千最後的生命,作畫期間多次心臟病發作送往醫院急救,稍微恢復便又重新被抬上畫案,醫生家人,都勸不住。直到1983年3月11日畫成落筆,最後一刻,才駕鶴西去。

 

看到這段史料,後輩都會感慨,多麼極致的一個人,才會在80歲高齡,不好好養生,非要用盡最後生命畫畫,在自己已經登峰造極的畫藝上,再來一次極致的驚豔。張大千,人如其名,大千世界,浩浩蕩蕩。他就是用他的極致,在這大千世界裏,活得熱熱鬧鬧。

 

五百年來一大千

張大千的畫藝有多厲害?齊白石是這麼評價的:“五百年來一大千。”齊白石大家都知道,那是我國書畫界一等一的泰斗,這話,還是他不好意思誇得過分,要實際說,張大千是千年來難得一個的書畫天才,不僅天賦高,而且勤奮。張大千和民國當時著名畫家黃賓虹有交往,黃賓虹最喜歡清代畫家石濤的畫,是當時收藏石濤畫最多的人,也是鑒賞石濤畫作的頂級權威。張大千也喜歡石濤,但他手上沒有精品,於是就向黃賓虹借,黃賓虹一聽臉就耷拉下來:“你開什麼玩笑啊,這幅畫怎麼能借?不借不借。”張大千吃了閉門羹,於是心生一妙計,黃賓虹不是喜歡石濤的手卷嗎?那我何不臨摹一幅石濤的手卷,騙騙這廝。然後張大千就臨摹了一幅石濤的手卷,畫完了,放在他老師曾農髯那裏。

 

張大千與齊白石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與齊白石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桃源圖之一  圖翻拍自網路  
張大千桃源圖之一  圖翻拍自網路

碰上有一天,黃賓虹去看曾農髯,見其書桌頭放著一幅石濤的手卷,以為是真跡,一下子就癡迷住了,愛不釋手,要買。曾農髯說:“這是我學生張大千的啊,你要買,找他吧。”黃賓虹屁顛屁顛兒過來找張大千了。張大千心想,這人和我老師是朋友,用假畫騙他的錢於心不忍,也不屑為,還是換他的畫吧。於是說:“我豈敢要先生的錢,我拿這幅畫換我上次要借的那幅石濤畫吧!”黃賓虹非常爽快地答應了,並且立即把那幅畫拿了出來。就這樣,張大千用自己畫的一幅假畫,換了黃賓虹的真畫。而黃賓虹,一個頂級權威鑒畫專家,居然都沒看出來。

石濤 畫作  翻拍自網路

石濤 畫作  翻拍自網路還有一次。北方有個著名的畫家和收藏家,叫陳半丁。這哥們也特別喜歡石濤的畫,有一次,他搜求到一冊石濤畫頁,特別興奮,視為精品,天天揣懷裏,當傳家寶似的寵著。為了炫耀自己得到了這幅石濤的冊子,他特地設下宴席,請當時京城裏有名望的藝術家和古玩家都來,說是來喝酒賞畫的,實際上也就是來顯擺的,好比你買了輛卡宴,不組織一幫親朋好友來家裏看看,自己可勁嘚瑟,都覺得對不起這卡宴。估計嘚瑟過度,場面有點失控,張大千走過去對陳半丁說:“你的畫冊在哪兒啊,拿出來看看唄。”陳半丁興奮地拿出石濤的畫冊。張大千瞥了一眼,“卟哧”笑出來。陳半丁問他:“你笑什麼啊?”張大千說:“原來是這個冊子呀,我早知道了。”陳半丁不信,張大千立即說出第一頁畫的什麼,第二頁畫的什麼,第三頁畫的……題的什麼款,鈐的什麼印。陳半丁一邊翻看一邊對照,越看越驚奇,與張大千所說毫無二致。陳半丁問:“這畫冊你收藏過嗎?”張大千得意地說:“這是我畫的。”陳半丁目瞪口呆:“你開什麼玩笑!這是我拼了老命才搞到的石濤畫冊,怎麼會是你畫的?”張大千拿起筆,當場仿畫了一幅石濤的畫,全場人都目瞪口呆。

 

這兩個故事都是張大千造假,造假是很容易的,但造假的程度如此逼真,以至於連黃賓虹陳半丁這種人都看不出來,那就是天縱奇才。因為古畫造假,不單單是技術臨摹的問題,要想不被黃賓虹這種人看出來,還得有原畫者的氣韻和格調,這非幾十年如一日的積累功底而不能成。畫家葉淺予說:“張大千是所有中國畫家中最勤奮的,把所有古人的畫都臨過不止十遍。”書畫鑒賞家、史論家傅申評價張大千:“他是身上拔一根毫毛,要變石濤就變石濤,要變八大就變八大,要變唐伯虎就變唐伯虎。”這就好比是你學了截然不同的幾門絕世武功,不在山洞裏苦練個幾十年,斷然無法運用自如。

張大千贈與黃賓虹畫作 曾經遺失又復得  圖摘自網路

張大千贈與黃賓虹畫作 曾經遺失又復得  圖摘自網路

這就是張大千最難能可貴的地方,他是真正藝術天賦的畫家,而他也沒有辜負這份天賦。無論哪個時代,有天賦有機遇的人都很多,但能不辜負天賦,不辜負機遇的人,只有那麼幾個。所以,幾百年來,也就一個張大千。 

張大千在藝術領域的巔峰,應該就是臨摹敦煌壁畫。1940年10月,張大千帶著他的三老婆楊宛君,還有兒子心智來到敦煌。敦煌有什麼?敦煌有莫高窟,是這個世界最一流的壁畫,可惜千百年來,一直隱藏在大漠深處的石窟中,少有世人可見。張大千此行,就是要一筆一筆地將敦煌莫高窟裏的畫,全部都臨摹下來。這個項目的難度可想而知,敦煌地處沙漠,取水相當不方便,石窟內光線陰暗,長年潮濕陰寒,想要臨摹畫畫非常困難,尤其是石窟內天花板上的畫,要撐起一個架子,人躺在上面畫。到了冬天,滴水成冰,石窟內很冷,但畫畫的手不能戴手套,只能放在外面凍。“白天八九點鐘,敦煌的太陽射進洞裏,一到午後,太陽往南走光線就暗了”,張大千要一手秉燭或提燈,一手拿筆,往往需反復觀看多次才能畫上一筆。於是,本來規劃幾個月就完成的事,耗費了張大千整整3年。1943年10月,張大千用20餘頭駱駝載著臨摹的276幅壁畫,回到四川,並完成了20萬字的學術著作《敦煌石室記》。

張大千敦煌壁畫 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敦煌壁畫 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敦煌壁畫 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敦煌壁畫 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敦煌壁畫 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敦煌壁畫 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敦煌壁畫 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敦煌壁畫 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敦煌壁畫  圖翻拍自網路
張大千敦煌壁畫  圖翻拍自網路

 

陳寅恪盛讚張大千:“其為敦煌學領域中不朽之盛事,更無論矣。”甚至可以這麼說,正是張大千,使得敦煌石窟中的壁畫,成為一項世界性藝術,他的努力,讓這些沉睡著的壁畫,開始富有永恆的生命力,五百年來一大千,盛讚著實不虛。

 

相關閱讀:

『人物故事』三千大世界就出大千遊戲人間藝術(二)
再現篆刻風華-大風堂再傳弟子印章
張大千創作留白之處~給自己心靈一處乾淨空間!!
當代國畫大師歐豪年

 

Language »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