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621 次瀏覽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二)
1 min read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二)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二)

文 / 編輯  松濤社 伍仟年


同年,天津「北洋畫報」鼓動戲迷選拔四大坤旦,名列其中。為求深入「霸王別姬」一劇堂奧,於滬拜師梅蘭芳。

穆鐵芬先生遺影

民國二十一年 (一九三二年),程硯秋赴歐考察,解散戲班,穆鐵芬本其琴師,遂轉聘於章伯母。穆非僅琴師,兼編劇家、戲曲家,倚此因緣,遂改唱程派。

章遏雲伯母嘗經營漢口大舞臺半年

民國二十三年 (一九三四年),章伯母租賃漢口大舞臺,經營半年,自身演出一期外,又倩梅蘭芳劇團演出一期,馬連良、黃桂秋演出一期。坐票、站票一時售罄,轟動武漢,賺以鉅金。

平津遺老名士激賞其戲藝者眾,民國二十四年 (一九三五年),章一山太史以詩相贈,和者百人,有劉春霖、樊樊山、方地山、袁寒雲等。民國二十七年 (一九三八年),天津金石書畫社乃彙編「遏雲集」。

「遏雲集」內頁

章伯母亦擅粵劇,鮮為人知,嘗於天津演出粵劇「祭塔」。民國十九年 (一九三零年) 至民國二十六年 (一九三七年) 間,受邀灌錄多張平劇唱片,其早期戲藝,乃得留存。民國十九年 (一九三零年),勝利唱片公司灌製三張唱片,一張「虹霓關」兩面,一張「杏花和番」、「得意緣」,一張「活捉王魁」、「五花洞」。民國二十年 (一九三一年),長城唱片公司灌製兩張唱片,一張「蘇三起解」兩面,一張「汾河灣」、「梅龍鎮」。民國二十六年 (一九三七年),百代唱片公司灌製三張唱片,一張「雷峰塔」兩面,一張「三娘教子」、「棋盤山」,一張「拾玉鐲」、「迴龍閣」。余家舊存「拾玉鐲」、「迴龍閣」唱片一張,足堪低徊餘音。

百代唱片公司灌製章遏雲伯母演唱「拾玉鐲」與「迴龍閣」唱片紙封套

百代唱片公司灌製章遏雲伯母演唱「拾玉鐲」與「迴龍閣」黑膠唱片

百代唱片公司灌製章遏雲伯母演唱「拾玉鐲」與「迴龍閣」黑膠唱片局部

民國二十六年 (一九三七年),盧溝橋事變,北平、天津、上海、南京相繼淪陷。章伯母遂息影敵區,可知一代名伶,大節凜然。民國三十八年 (一九四九年) 大陸淪陷前,隻身赴港,義不帝秦。民國四十二年 (一九五三年),自由中國風雨飄搖之際,隨香港影劇界參訪團首次訪臺,團長王元龍,特赴金門前線勞軍。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,香港九龍石峽尾大火,焚毀街道三條,翌年春,籌款義演「六月雪」,亦其香港首次演出。雖滯香港,心繫臺灣,多次返國。民國四十六年 (一九五七年) 雙十國慶,隨香港影劇界祝壽團返國,再度各地勞軍。

程硯秋先生遺影

「章遏雲自傳」封面

「章遏雲自傳」內頁之一

「章遏雲自傳」內頁之二

伍仟年授權轉載

延伸閱讀: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)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)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)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)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)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