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503 次瀏覽
民國「美人魚」楊秀瓊破浪擊濤的一生|鮮為人知的是,她在日本侵華時期,曾在香港為重慶國民政府擔任特別情報員(三)
1 min read

民國「美人魚」楊秀瓊破浪擊濤的一生|鮮為人知的是,她在日本侵華時期,曾在香港為重慶國民政府擔任特別情報員(三)

民國「美人魚」楊秀瓊破浪擊濤的一生|鮮為人知的是,她在日本侵華時期,曾在香港為重慶國民政府擔任特別情報員(三)

撰文  潘惠蓮女士


不久,太平洋戰爭爆發,香港在一九四一年聖誕日淪陷。陶栢林移居內地經商,留港照顧子女的楊秀瓊,在一九四二年九月起,暗中參與抗日情報工作。

日本檔案館存「極祕」小冊,記楊秀瓊於抗日期間,任中國國民黨特別情報員

在日本已解密出版、封面蓋有「極秘」印的一份檔案:〈重慶中國國民黨在港秘密機關檢舉狀況〉(註1),是日治時期由香港憲兵隊本部編寫,記錄楊秀瓊等三十八位重慶國民政府情報員,如何在香港收集日軍情報。揭示了楊秀瓊鮮為外界所知的偵敵任務。

日本檔案館存「極祕」小冊,記楊秀瓊於抗日期間,任中國國民黨特別情報員

根據這份檔案,楊秀瓊是國民黨港澳總支部調查統計室香港站的特別情報員,別名「易梅」,在香港淪陷後翌年,經特別情報員羅四維引薦加入。楊秀瓊主要負責搜集汪偽政要及親日人士在港的動向。該檔案附載一份「被檢舉者名簿」,詳細記載了38名涉案被捕者的資料。關於楊秀瓊的兩頁,列出了她的履歷及被捕日期,為一九四三年五月一日。

因當時日軍偵破這情報組織,搜出名單,於是拘捕了楊秀瓊等四十多人,至於審查了多久及結果,並無記錄。估計因楊秀瓊是活躍於香港社交界的體壇名人,有人設法營救,被日方扣查數月獲釋。

查閱上海舊報刊,一九四三年十月十五日出版的《春秋》月刊,有一篇在上海專訪楊秀瓊的文章。她當時表示從香港到廣州住了一個多月,於九月到上海,將會為當地的體育會工作,一對子女沒有同行,交由母親照顧。往後兩年,亦有大陸報刊報導她在上海的活動。可見她被日軍扣查獲釋後,便離開香港往上海生活。箇中原因和細節仍有待調查發掘。

估計由於日方在截獲的通訊紀錄中,發現重慶國民政府的情報組織有意派楊秀瓊往大陸工作,可能故意讓楊秀瓊進入大陸,然後暗中監視,企圖引出她的情報網絡。抗戰勝利後,國民政府展開「肅奸」行動,在全國追緝漢奸,但楊秀瓊沒有匿藏,而是再度活躍於社會,在上海任職記者,沒有被國民政府起訴或通緝。當年推薦她擔任特別情報員的羅四維,亦獲國民政府起用,出任中華民國駐日本領事。可推斷楊秀瓊在戰時並無所謂「漢奸」或叛變行為。

上海報紙報導楊秀瓊生活動向

楊秀瓊一九四六年在上海工作期間,醞釀離婚,有關她的婚戀緋聞又成了小報的熱話。其中一個傳聞,是指在上海經商的四川軍閥范紹增要迎娶楊秀瓊。楊秀瓊發聲明否認,並短暫離開上海這是非之地,往廣東探親。

一九四七年底,楊秀瓊與陶栢林在香港律師行正式離婚,子女歸楊秀瓊撫養。翌年十月,楊秀瓊在上海與印尼華裔商人陳真廣結婚,因政局動盪,婚後不久便移居泰國曼谷,在當地再誕下兩名女兒。

陳真廣祖籍福建,印尼長大,二戰後在上海及泰國經商,與楊秀瓊於上海結識。一九五三年,楊秀瓊舉家從泰國回到香港定居。陳真廣創辦公司代理名廠電器,並經營地產。楊秀瓊除了協助丈夫打理業務,亦參與天主教會的扶貧慈善工作。

民國五十一年 (一九六二年),楊秀瓊出任香港拯溺總會女子部主席

一九六二年,香港拯溺總會成立女子部,楊秀瓊擔任首屆主席,連任四年,任內積極擴充女子拯溺培訓班,推動女性參與拯溺服務。一九六六年七月,第二屆英聯邦皇家救生會會議在倫敦召開,香港拯溺總會派出五名代表出席,楊秀瓊是唯一的女代表。兩年後,楊秀瓊獲英聯邦總部頒發勞績勳章,及由英國蒙巴頓元師簽署的獎狀,表揚她對拯溺服務的貢獻。

加拿大報紙報導楊秀瓊經營精品店事

楊秀瓊與家人在一九七零年代移民加拿大溫哥華,她在當地經營過精品店,並熱心溫哥華的的華人公益活動,曾捐款資助當地華人團體,於一九七三年在唐人街成立中華文化中心。

一九八二年十月十日,楊秀瓊在家裡疑因站在梯上拿取放在高處的物件,不慎從高梯上墮地,當時家裡沒有其他人,未能及時發現搶救,以致她不幸失救離世,終年六十三歲。

香港報紙刊登楊秀瓊訃文,享年六十三

網絡上不少有關楊秀瓊的文章都屬捕風捉影、譁眾取寵。例如謠傳蔣介石在日本侵華時遷都重慶,楊秀瓊到重慶參加全國游泳比賽,四川軍閥范紹增垂涎其美色,得蔣首肯後,范紹增強迫楊秀瓊離婚,將她納為第十八房姨太太。

查一下海峽兩岸出版的權威體育史書,以及戰時重慶的體育史料就知道,(註2)國民政府一九三七年十一月遷都重慶,正是國難當前,重慶並沒有舉辦過全國游泳大賽。楊秀瓊更沒有到過重慶。她和范紹增的緋聞,是一九四六年底,她在上海準備離婚期間傳出,並非在抗日時期。楊為免緋聞纏身,如之前所說,發了聲明否認。其後她在上海再婚、繼而到泰國、香港及加拿大生活,都有報刊和親人提供的資料查證。近年范紹增在大陸的後人,也多次接受報章訪問,否認有關范紹增和楊秀瓊的謠傳。(註3)至於謠傳的由來,相信源於國共鬥爭、歧視女性、資訊閉塞、寫作人欠缺嚴謹態度等因素。

楊秀瓊的一生,直接或間接,對激勵國人團結奮鬥、男女平權、以及推動游泳、拯溺的發展,都起著正面積極的力量。欣聞香港歷史博物館正與楊秀瓊的後人聯絡,希望把楊秀瓊的一些獎項運回香港,於該館裝修後重開的香港故事館中長期展出,藉以介紹香港人在民國期間締造的體壇佳績。若能成事,大家便可從近距離觀賞歷史文物,緬懷這位一代游泳健將的事蹟。

註1:〈重慶中國國民黨在港秘密機關檢舉狀況〉日本:不二出版社,1988

註2:
2.1吳文忠,《中國體育發展史》,台北:三民書局,1981

2.2崔樂泉、馬愛民,《中國體育通史》第四卷,北京:人民體育出版社,2008

2.3 重慶市體育運動委員會,《重慶體育志》,重慶:重慶出版社,1996

2.4重慶市體育運動委員會,《抗戰時期陪都體育史料》,重慶:重慶出版社,1989

註3:潘惠蓮,《尋找美人魚楊秀瓊─香港一代女泳將抗日柲辛》香港,2019

楊秀瓊女士遺影,攝於一九四八年

轉載自 伍仟年

延伸閱讀:

民國「美人魚」楊秀瓊破浪擊濤的一生|鮮為人知的是,她在日本侵華時期,曾在香港為重慶國民政府擔任特別情報員(一)

民國「美人魚」楊秀瓊破浪擊濤的一生|鮮為人知的是,她在日本侵華時期,曾在香港為重慶國民政府擔任特別情報員(二)

民國「美人魚」楊秀瓊破浪擊濤的一生|鮮為人知的是,她在日本侵華時期,曾在香港為重慶國民政府擔任特別情報員(三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