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新聞 Zanliv News

人物誌細膩的新聞報導

文/純純x 張馥昀

您還以為70年代「校園民歌運動」是「真正屬於台灣人」的流行音樂濫觴嗎?
早在1930年代,「古倫美亞」唱片公司,就創作出屬於台灣人的台語歌曲,並受到廣大歡迎。

我照著知名漫畫家、政治評論家魚夫的影片,找尋台灣第一家唱片公司「古倫美亞」的遺跡。

 

從台北市中山堂前的永綏街望向博愛路,眼前這棟橘色房子,就是過去的古倫美亞文藝部。

圖1: 今博愛路95號,為古倫美亞文藝部舊址

圖2: 今博愛路95號,為古倫美亞文藝部舊址

1930年代,這棟三樓,本土音樂人鄧雨賢、周添旺、李臨秋,雜揉西洋音樂、自由戀愛風氣,創作經典台灣民謠:望春風、雨夜花……等等。
此時此地,我卻沒機會聽到,跟著韓國電子流行樂,走進目前營業的美妝店,我瞥了瞥通往二樓的樓梯,希望找到當年輝煌的蹤跡,卻發現全都已翻新過了。

失望地走出,從外頭仔細端詳這個老房子,它的外皮已被塑膠板子拉皮,一種整形外加修圖美肌的質感,只能從旁邊老房子牆面的皮膚顆粒感受老時光的觸感,古倫美亞的文藝部,形狀、地點是老的,歷史呢?

歷史已然淹沒沉底。

 

傍晚時分,中山堂前面的永綏街靜謐,距離車馬聲很遠。

圖3: 台北市中山堂前的永綏街

我跟著影片介紹尋找朝風咖啡,它是以前古倫美亞的錄音室,純純美妙的歌聲曾經流動此地,後改為經營咖啡館,文人余光中、商禽都曾是常客。

不管是30年代的錄音室還是49年後的咖啡館時期,那裡都是紳士、音樂人穿著西裝,帶著手帕激盪藝術氣息的人文場所,在我到達時,已被拆為塵土,空降的是一個豪宅的銷售服務處。

圖4 :今永綏街18號,古倫美亞錄音室舊址,後改為朝風咖啡,2019年拆除建築,現為房屋販售處

簡約建築的白色牆壁,被鐵欄杆天羅地網地罩住,銷售服務處裝潢高雅,播著西洋鋼琴曲,建商文案寫著:此地處於藝術與人文的精華地段,卻是拆除台灣人文歷史的證據,此地,曾經迸發著台灣首代音樂人創作的火花,曾經綻放純純最動人的演唱,如今皆被豪宅毀屍滅跡。

衡陽街是一個充滿古蹟的街道,有不少大樓建案保留過去的老洋房牌樓。

圖5 : 衡陽街過去多日本人,建築以文藝復興式為主,漢人居多的大稻埕,則以巴洛克式為主

可惜我要探訪的日本株式會社蓄音器商會,也就是古倫美亞公司的前身,已被打掉重建。
舊照片裡被譽為台灣「銀座」的地方,那些招牌、霓虹燈全數消失,只剩空氣污染的污垢黏在磁磚上,覆蓋連鎖飲料店招牌。

圖6: 衡陽路25號,招牌「萬波」,為日本株式會社蓄音器商會舊址

最後造訪古倫美亞在重慶南路的另一間店,叫「樂天地」,空蕩蕩的鐵皮圍著空地,雜草都漫出來了。

圖7、8 、9:  重慶南路一段31號,古倫美亞的「樂天地」店面舊址,建築已被拆除。

右邊的NOTCH咖啡牆面還保有當初老屋拆除的疤痕,突然想到方才路上,瞥見一棟老房子巨大的布條「計畫都更,改建拍賣」。

洪儒堂

1907年的歷史建物 很難不注意到它的仿洋磚造圓柱以及簍雕家訓的木製隔窗門面 日據時代為保有中華文化 聘請教師來此教育小孩學習中國古文學 後人稱此屋舍為「洪儒堂」。

圖 8 :博愛路與沅陵街交叉路口的布店,面臨都市更新,掛起布條拍賣

我突然有一種感覺,這座城市好像真的要和歷史說再見了。

快門起落,人車流動,照片會留下殘影,古倫美亞曾經的輝煌卻沒留下一絲氣息。

古蹟拆掉,台灣音樂文化史少了實際存在的形體,像歌曲播完即消失在空氣,像大樹沒有根扎進土地,何況這棵大樹,是第一個以台灣人的精神,在殖民的土壤灌溉長大的。

轟隆隆,轟隆隆,想到這裡,天空雷鳴,豆大雨滴一點一滴下下來,滲進牆上的紅磚傷疤,以前大家都在唱,現在的我們,怎麼就把他忘了呢?

後記 

「古倫美亞唱片公司」 介紹

摘錄自維基百科

古倫美亞唱機唱片公司(日語:臺灣コロムビア販賣株式會社,1933年 -1945年[4]),是一家活躍於日本時期臺灣,以製造、發行蟲膠唱片為主的唱片公司,也是臺灣近代流行音樂產業先驅,至今仍傳唱的作品,多由旗下歌手純純(本名:劉清香)演唱。

重要沿革
1910年11月(或1911年9月),[6]株式會社日本蓄音器商會 (簡稱日蓄)在臺北榮町(今台北市中正區衡陽路一帶)設立古倫美亞公司的前身「臺灣出張所」,業務為經銷留聲機及唱片。

1929年,日蓄取得美國哥倫比亞唱片商標使用權,開始以其商標發行唱片。栢野正次郎開始掌管。

1932年,古倫美亞唱片發行原為電影《桃花泣血記》行銷的宣傳歌〈桃花泣血記〉,為歌仔戲出身的女歌星純純出道作品,也開啟純純在古倫美亞唱片公司輝煌的時代。

〈桃花泣血記〉大賣後,正式成立古倫美亞唱片文藝部,延聘作詞作曲者創作,錄製具有「臺灣味」的歌曲。

1933年,陳君玉任古倫美亞文藝部長,發行著名歌曲:〈跳舞時代〉(陳君玉作詞)、〈望春風〉(李臨秋作詞),皆由純純演唱、鄧雨賢作曲。

1934年,周添旺接任文藝部長,和純純、鄧雨賢合作,推出〈雨夜花〉(周添旺作詞)。

1937年,純純和鄧雨賢的組合,加上女歌手豔豔合唱,發行〈四季紅〉(李臨秋作詞)。[9]

同一年中日戰爭爆發,各家唱片公司重新調整內部人事與發片計劃,純純離開古倫美亞唱片、轉入日東唱片擔任臨時歌手。

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末期,臺北市遭美軍轟炸,公司建築遭波及毀損,而後結束營業,該公司總計發行約1500張唱片。

授權轉載:大稻埕純純電影咖啡

純純電影咖啡
純純電影咖啡

https://si.secda.info/chunchun265/?p=2783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Language »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