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458 次瀏覽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三)
1 min read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三)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三)

文 / 編輯  松濤社 伍仟年


民國四十七年三月,程硯秋逝世。數月後,中共即託人傳話,邀請回大陸,接收程硯秋之劇團,每月薪資一千五百元,另配住宅。章伯母當刻推謝。且讀「章遏雲自傳」,云:

「我知道若是一去,我這人身自由就沒有了,也幸虧我選擇得對,沒有貿貿然去當程劇團的『接收大員』。因為自此以後,『文化大革命』就開始,我這從香港去的小資產階級,還不給他們鬪個得死去活來,恐怕留著我這條小命來寫『自傳』都不可能了! 」

空軍大鵬劇校舊影

民國四十七年 (一九五八年),王叔銘將軍安排下,章伯母回臺定居,政府提供臺北新生南路居舍外,並授空軍大鵬劇校及陸軍陸光戲校教職。同年八二三戰役爆發,中共狂炸金門,翌年元月二十五日,章伯母於臺北市中華路介壽堂舉辦平劇勞軍公演,收入捐援金馬前線三軍。在臺閒雲野鶴之歲月,相對大陸當時人間地獄,唯能慶幸一己浮海偷生,復悲大陸同道大劫難逃。且讀「章遏雲自傳」,云:

「我一個教員的名義,按月都有束脩收入,輔導程派學員,教戲都是學生們上門請益,我自己又可以挑班演出,劇團方面都協助我,有時候在臺灣住久了,我也會過一年半載就上香港玩兒些日子。眼看當年許多同臺的老夥伴一個個在大陸被『鬪』死,可見得當年我這一個抉擇自由是完全準確的。」

可知章伯母臺港往返頻密,香港票房、票友、戲迷既眾,咸奉章伯母為泰山北斗,吊嗓以外,亦屢登臺。

章遏雲伯母簽貽 馨菴公劇照之一

章遏雲伯母簽貽 馨菴公劇照之二

先父馨菴公本程派票友,時寄居香港,自與章伯母諗熟。章伯母嘗署貽 馨菴公照相兩張,其一題:「心冷先生,珠塵敬贈。一九五八年、四、十九。」其二題:「心冷先生,珠塵敬贈。」一代名伶手迹,至堪珍寶。

六零年代香港大會堂外景

章伯母於香港屢場演出,必印行演出特刊,唱詞頁後 馨菴公多撰文闡揚其藝。余家舊藏「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」三冊。第一冊乃一九六五年三月四日星期四下午八時,假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演唱「文姬歸漢」,刊載 馨菴公撰「看章遏雲」文。第二冊乃一九六五年八月四日星期三下午八時,假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演唱「鴛鴦塚」,刊載 馨菴公撰「聽章遏雲的鴛鴦塚」文。第三冊乃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星期一下午八時,假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演唱「牧羊卷」,亦稱「硃痕記」,重刊 馨菴公撰「看章遏雲」文。

一九六五年三月四日,章遏雲伯母於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之「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」戲單封面

一九六五年三月四日之「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」,首頁刊錄「文姬歸漢」唱詞,馨菴公於是頁下方手鈔搖板唱詞

一九六五年三月四日之「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」,內頁刊載 馨菴公撰「看章遏雲」文

一九六五年八月四日,章遏雲伯母於香港演出「鴛鴦塚」之「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」戲單封面

一九六五年八月四日之「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」,內頁刊載 馨菴公撰「聽章遏雲的『鴛鴦塚』」文

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,章遏雲伯母於香港演出「牧羊卷」之「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」戲單封面

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之「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」,內頁刊載章遏雲演「汾河灣」劇照

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之「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」,內頁刊載「文姬歸漢」唱詞

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之「章遏雲女士演出特刊」,內頁刊載 馨菴公撰「看章遏雲」文

伍仟年授權轉載

延伸閱讀: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)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)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)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)

『伍仟年』名伶章遏雲女士一九六五年香港演出「文姬歸漢」()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